成都刑事律师logo

律师电话:15188387120

保外就医

被遗忘的“保外就医”案例

作者:成都刑事律师时间:2020-05-26 19:08:32

  戴着杀人嫌疑犯的帽子31年,曾爱朋想要一个结果。

  1988年10月19日,江西赣州市上庄村9岁男孩曾来房失踪。一周后,遗体被发现在曾家祖屋二楼。

  两天后,同村村民曾爱朋因杀人嫌疑被收容审查,一关就将近3年。1991年8月,龙南县公安局因证据不足,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把他放了。

  他恢复了“自由”,但嫌疑未脱。

  11月底,龙南县公安局对澎湃新闻称:这个案子至今未破,他们从没有中断过侦查,曾爱朋杀人嫌疑犯的身份不排除也不会撤销。

 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教授熊秋红说,保外就医是监外执行的一种,是针对已判刑的罪犯,曾爱朋的状况应该是取保候审。

  即便是取保受审也有时限,《刑事诉讼法》第七十七条规定: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审最长不得超过十二个月。

  如今,65岁的曾爱朋已头发花白,他与受害者家属矛盾越积越深,嫌疑人的身份也让他“备受欺凌”。

  他像一头困兽,被束缚在31年前的案子里。

  11月23日,65岁的曾爱朋坐在院子里回忆起三十多年前的往事。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图

  失踪的男孩

  1988年中秋节的上庄村,学校放假一周,让学生回家秋收。

  曾佳鸣那时13岁,他记得那天上午,母亲要去外婆家,他和两个弟弟想跟着一起去。母亲说她快去快回,到小卖部给他们买了饼干,把三兄弟都哄回了家。

  当天下午,曾佳鸣和小弟去了小姨家。二弟曾来房独自出门后没多久就失踪了,他那时候9岁,身高不到一米四,眼睛大大的,皮肤白白的,他当天穿了一件蓝布衣服。

  曾来房失踪的当晚,父亲曾观慈在十来里外的岿美山上挖钨矿石,他已经十几天没回家了。

  曾佳鸣说没想到弟弟会出事,母亲也以为弟弟调皮,一个人偷偷跑去了外婆家,他们打算第二天去那里找弟弟。

  第二天,曾观慈回到家里,发现二儿子失踪了,发动了家族数百人到处寻找。他们在村里、邻村以及镇上大喊:“来房、来房,你在哪里?”

  曾来房失踪的第五天,曾观慈大哥打开商店门时,发现地上掉落了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要来房就给5000块钱。

  他们立即去派出所报了警,之后把字条交给了民警。

  第七天上午,曾观慈的大嫂去他们家祖屋拿柴草,闻到黑黢黢的二楼有一股刺鼻的腐臭味。她回家后,喊已成年的儿子拿梯子架上去看看。

  祖屋在山脚下,有两百多年的历史,离曾观慈家不足500米远。因为常年没人居住,那里阴暗、潮湿,后来成为了生产队关牛羊,以及曾观慈家族放杂物的地方。

  曾佳鸣记得,他跟在堂哥的屁股后面,两人一起架梯子时,发现一地碎瓦。他们爬上梯子,用手电筒一照,看到了二楼有一具尸体,赤身裸着,虫子朝人飞过来……吓得他们尖叫一声,立即从梯子上跳了下来,拔腿就跑。

  很快,派出所民警来了,证实了被害人正是失踪一周的曾来房。

  “当时有人(最后)看到我二弟从曾爱朋家门口走过。”曾佳鸣说。

  随后,曾爱朋被带走配合警方调查。上庄村90%的人都姓曾,曾观慈和曾爱朋说来也是远亲,两家相距大约500米远。那时候,曾爱朋家有三四栋房子,周边是一片草地。

  上庄村有两千多人,90%以上都姓曾,上图为正在修建的曾氏宗祠。

  曾爱朋回忆,曾来房失踪的当天下午,他吃过午饭后,去了隔壁生产队看人收稻谷;之后,他又去了汶龙乡(后改为汶龙镇)政府找领导;经过厨房时,做饭的师傅喊他一起吃饭,他便坐下来吃了饭。

  他说,晚上八点回家,那时天已经黑了。

  民警质问他:那天回家后干了什么?他说回家就睡觉了,他家里有妻子、兄弟、父母,都可以作证。

  曾爱朋的母亲、妻子,以及两个侄子都被带去问话。之后,曾爱朋和母亲蔡春凤因杀人嫌疑被收容审查。

  曾爱朋的代理律师张银华说,事发时我国已有刑法和刑诉法,龙南县公安局没有按刑事立案,而是对曾爱朋母子进行收容审查,不符合司法程序。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教授熊秋红介绍,收容审查是当时法外的一个措施,很多地方在实践中用它替代逮捕和拘留。1996年《刑事诉讼法》修改后,这一措施就被取消了。

  既往恩怨

  谁也没想到,命案发生,把两家人过去的恩怨又扯到了一起。

  时间退回1984年初,曾爱朋和曾观慈合伙在岿美山上挖矿、收矿石,再将钨矿石卖去广东沿海。钨矿石比石头重,有的乌黑发亮,有的浑浊,沉浸在石头里。当时钨矿石价格被炒起来,龙南县很多人跑去淘金。运气好的时候,每人一年能赚好几千块钱。

  那时候,两家关系较好,他们不时会去对方家里玩。曾爱朋妻子赖芳芳记得,因为她家在马路边,村里人赶集都会路过,曾观慈的妻子每次赶集都会喊她,偶尔也会进来喝茶聊天。

  转折发生在1986年的春天。

  当时,汶龙镇新建了水电站发电,鼓励村民自己出钱拉电线接电。曾观慈家族的人打算拉电线,正好要经过曾爱朋家门口。

  1986年春节,曾爱朋看到曾观慈的兄弟、侄子等十几人,站在他家门口的马路上嘀咕着什么。几天过后,对方开始在他家厕所边挖坑、树电杆,拉电线。

  曾爱朋知道后,希望电线杆离他家远一点,遭到了对方的拒绝。曾爱朋回忆此事称,“锂电线穿过我家厕所的一个角,杆子又是杉木,万一漏电呢?”他当即架起梯子,拿着钢丝剪刀,一把剪

相关推荐:

成都刑事专业律师辜睿
保外就医可以回家吗?
试论共同犯罪的认定及分类
成都刑事律师教你:保外就医如何申请
保释金退还程序法律规定是怎样的,取保候审条件是什么
成都刑事律师头像

联系律师

辜睿律师

律师私人电话:18602876205

执业证号:15101201610767923

执业律所:四川谦信律师事务所

律所地址:成都市金牛区抚琴西路128号(成都市中级法院对面)

法律专长:刑事辩护、无罪辩护、取保候审、减刑、缓刑、不予追究刑事责任

在线咨询

律师微信

律师微信二维码